广东远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
GuangDong YuanEr Investment Mangement Co.,Ltd.

酱油、股市、李诞

来源:原创 冀田Timothy 秦朔朋友圈




炒股,记得放酱油

上周发生了让人极度不解的事儿,做酱油起家的海天味业,市值达到5800亿人民币,一举超越中石化。除了吃药喝酒,炒股,还要记得“炒”的时候放酱油。

如果说茅台的投资逻辑是稀缺性、不可替代性,可茅台的估值也“才”50倍市盈率。海天味业的投资价值是什么?能让它有超过100倍市盈率,5800亿的估值呢?

住的房子——万科地产市值3200亿,用的银行——招商银行才7900亿,开的汽车——上海汽车2200亿,炒菜的酱油5800亿?怎么比呢?

股吧和论坛里,各种争论激烈对决:

正方:我家每个月最少用50块酱油,是必需品。

反方:你家口味够重,一瓶酱油11块8,一个月用4瓶半,就算中国5亿家庭全和你一样重口味,一年用600块,收入才3000亿。


正方:茅台喝不起,酱油用的起,是大众消费。

反方:做卫生巾、纸巾的恒安国际也是刚需,也是大众消费,市值才700亿港元,市盈率17倍,你细品?

正方:十几块一瓶的酱油,涨价一块钱没感觉,提价空间大。

反方:市场占有率才30%多,没有垄断地位,怎么提价?

正方:除了卖酱油,还能扩张到卖醋,新品空间大。

反方:你以为恒顺醋业是吃素的?你造醋,人家不能造酱油?恒顺醋业市值才270亿,市盈率“才”80多倍!

正方:什么年代了,还用市盈率估值?

反方: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用什么方法估值?

不只是酱油,疫情发生后,很多和酱油类似公司的估值高到让人打开1000个脑洞都想不出为什么。这些公司确实是生活必需品。按照传统投资逻辑,生活必需品虽然安全边际大,但是市场空间已经饱和,相对成长性低,估值不会太高。

怎么找个理由证明酱油估值的合理性,真是一个灵魂拷问。如果谁能解释这个金融市场的不寻常现象,难度不亚于拿到诺贝尔奖。事实上,有人确实因此拿到了诺贝尔奖。


1996年,耶鲁大学教授罗伯特·席勒给美联储储备金检查小组汇报工作。这次汇报让当时美联储主席艾伦·格林斯潘做了一次讲话。格林斯潘是美国历史上最受尊重的美联储主席,成功处置了1987年股灾。

格林斯潘在讲话中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:“怎样才知道股市是否进入了非理性繁荣期?”

后来,席勒用“非理性繁荣”为标题写了本畅销书。再后来,席勒获得了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。如果格林斯潘吃酱油的话,可能也会问席勒:怎样才知道酱油股票进入了非理性繁荣期呢?

席勒到底研究了什么呢?他在1984年发表了一篇和传统金融背道而驰、惊世骇俗的文章,题目叫《股价波动和社会动态/Stock prices and social dynamics》。核心观点是:

1、时尚、穿衣服、打扮的潮流会莫名其妙地循环。没人能解释为什么潮流会来,潮流会走。潮流和大众心理、政治、法律、宗教的变化相关,但很难精确解释。投资者的喜好也类似。

2、投资到投机性资产是一项社会性活动。人们闲着没事的时候,讨论、传播各种投资的成功和失败的故事,由此而产生决策。投资不纯粹是一项严肃的经济学或者金融学。

3、投资者行为受社会化变量的影响,不只是理性的经济变量。

席勒更牛的是,把美国股市几十年的数据拿出来,证明了市盈率模型、股利贴现模型在短期预测股价没啥大用。

以下面的图为例,这张图是根据股息分红贴现计算出的股票“合理价格”和股票实际价格的比较。

按照股息分红贴现算出来的股价相对稳定(黑色的线),而实际股票价格却波动非常大(灰色的线),严重背离合理价格,比坐过山车刺激。

席勒还用强大的数据收集和分析能力,做出了一张股市120年的市盈率变化图(下图)。

最高的时候,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前,市盈率超过40倍,最低的时候,在美国大萧条时期,市盈率不足5倍。从十年以上的周期看,市盈率确实存在回归历史均值的情况,但是,什么时候回归,和什么时候会再流行喇叭裤一样,不可解释、不可预测。

股价由理性和非理性两部分构成。理性是稳定的部分,围绕理性波动的部分,是理性不可预测、不可解释的非理性部分,恰与社会心理、社会潮流相关。

要注意的是,非理性不等于不合理。比如说,爱情、爱好都是理性难以完全解释,但他们是合理的。



如果按照席勒的观点,用行为金融的视角看,海天酱油正好从各个方面赶上了社会潮流的变化:

1、在家做饭

数据确实显示,疫情后海天酱油的家庭使用量增加,餐馆使用量下降。或许,基金经理们、股民们,原来不怎么做饭,疫情后恶补惨淡的厨艺,才发现酱油真是个好东西,有味儿,不小心还倒多了,消耗量大。

微妙的心理变化,扰动了巨大的社会资金,如同蝴蝶效应,重估了酱油的投资价值。

2、追捧安全资产

如果不说估值,海天酱油业绩的安全性是毋庸置疑的。疫情后的股市,最大的潮流是追逐业绩安全的资产。美国网络科技股爆涨的底层逻辑,不是成长性,而是安全性——具有垄断地位的互联网巨头,最安全。

这个逻辑并非没有先例。比如,市场不看好经济的时候,会把资金从风险资产配置到安全的国债,导致国债利率下降,国债价格上涨。现在的问题是,国债的收益太低了,无限的避险资金购买有限的安全资产,导致安全资产的估值飙升。投资者不管“杀”估值的风险。除非哪一天,警报解除了,资金才会从安全资产流出。但是现在还看不到。世界越乱,酱油越涨。

3、搭年轻人便车

海天蚝油的销售费用20多亿,赞助了大量的现象级综艺节目,比如《吐槽大会》《奇葩说》等。“吃饭炒菜不用愁,我有拌饭酱和蚝油”。主攻年轻人市场的同时,海天变成了个潮流品牌,搭上时尚的便车后,名字深入人心,吸引个人投资者入场。

海天味业现在股东人数有4.66万户,今年第二季度比第一季度接近翻倍。投资者看着综艺,用着酱油,听着故事,顺便买了股票。然后就赚了钱。这又变成一个更好听的赚钱故事。让更多人听着故事买股票。

于是,诺贝尔奖得主席勒后来又发展出了一个新名词:叙事经济,还写了一本书《叙事经济学》。

书里说,牛津英语词典对“叙事”的解释:解释性或说明性地描述一个社会,一个时期的故事或表现。没错,叙事就是故事。故事可能是一首歌、一个笑话、一个理论,能激起情感共鸣,轻松地在日常传播,并且可能是病毒式的传播。

席勒认为,前真人秀主角,日后的美国总统特朗普,擅长讲故事叙事,把自己打造成天才,美国有很多他的故事的忠实信徒。

一般而言,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是用一堆没人看的懂的数学,证明了很多人都懂的道理。这些道理,竟然还真有强大的解释能力。于是,《吐槽大会》的李诞不厌其烦地说着,“海天黄豆酱,怎么吃都好吃”的广告词,让人们想起他说的经典:

“东西没有高下之分,全在人心一念。白桃酒在你看来是好东西,对白桃精来说不值一文。”

这说的不就是估值的事儿么,和投资大师说的一样样的。


李诞又说,“王大爷说,自己在家炖肉,在快熟的时候,会听见炖肉说,咕嘟咕嘟,孤孤,独独。”

时代的宏大叙事就是锅碗瓢勺和柴米油盐。炖肉,还得加酱油。买股票,我看不懂这潮流,还是算了吧。


  • 作者简介:冀田,领复资本创始人、注册金融分析师(CFA)、《家庭投资和家族办公室》一书作者,风险投资人。